昨日重現,我依然討厭選舉…

選舉結果出爐了,家中的氣壓一下子降到絕對低點。
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氣氛,我奪門而出,連晚飯也不吃了~
去找同事喝咖啡聊天。
 
回到家,氣氛仍然在谷底附近徘徊。選舉不是結束了嗎?
躲回房間,無聊的瀏覽電腦內的檔案,無意間翻到這篇一
年多前寫的文章,沒想到描寫當時的情境到現在還是適用……Or2
 
———————————————————————–
被撕裂的族群傷口,何時才才能平復?
 
 
「希望總統候選人全部死光光,因為選舉害阿嬤凶凶,媽媽哭哭,
爸爸愈來愈晚回家,我最討厭選舉了,政治人物全部去死最好。」
 
這是台北某位小學二年級的學生,對於老師在選舉期間
提出的作文題目[選賢與能],所寫下的內容。
 
當我看到這則新聞撥出的時候,不知是感慨小幼苗成長中的心靈遭到選舉的汙染,
還是心有戚戚焉,眼角竟不注意的泛出些許淚光。
 
回神過來,電視上自稱台灣之子的陳水扁正激動的大聲吼出它的主張。
[不支持我,不支持公投;就是不愛台灣,就是中共的同路人!]
叭~……
隨著氣笛震天價響的聲音,台下所有支持者的眼神變的迷茫,
這個光景,他們眼中容不下任何事物,只有心目中的神主牌。
而我身邊的家人,也在此時興奮的大喊:ㄚ扁呀凍蒜!
彷彿神遊到了現場,只剩下一具具被掏空的軀體。
身歷其境原來並不是非要DVD家庭劇院才能擁有的。
 
自從選舉活動正式展開,每天晚飯我都是快速扒完,躲回自己的房間,
將近十一點[泡茶聊天]的時刻也幾乎不參加。
為什麼原本家人心靈交流的溫馨時光,都變成了批鬥大會?
看著大家選擇性的只看對綠營有力的報導,藍營候選人一出現在螢光幕上,
[垃圾!這人唔效啦~][沒格調,不要臉!]等等的漫罵聲此起彼落。
這就是激化對立族群的威力。
我才二十多歲,也只是個中間選民,還要忍受這樣四年一次的精神污染多久?
我想哭,但強忍著淚水不讓它流出。
暗自發誓!絕不為撕裂族群的元兇掉一滴眼淚。
 
投票前一天,陳水扁與呂秀蓮傳出遭槍擊事件。
我的家人激動、難過的幾乎吃不下飯。
沉重低迷的氣氛壓的我喘不過氣,我不知道如何形容這種情況。
當年外公離開我們的時候也沒有這麼令人窒息。
 
三月二十日 星期六 天氣-陰
不認識唐先生的我,同樣企盼的這一天終於來了。
天真的我以為只要投票結束,當選人出爐,這邪惡的一切終將結束。
然而,當綠營以0.22%的領先得票率艱辛勝出時,
家中又是一片歡聲雷動。
[ㄚ扁呀凍蒜啦~!][待灣郎出頭天!][天佑ㄚ扁啦~]
[差一點總統寶座就被連宋挟去配][頌啦!]
臉上浮現得意的笑容,手中揮舞著一號綠旗翩翩起舞,像是中了大樂透頭彩一般。
 
不久連宋喊出[選舉不公!][選舉無效。][要求重新驗票!]
激動的藍營支持者漸漸產生失序行為。
正當我狐疑電視選台器未何沒有自動發生作用的同時,
家中響起此起彼落的怒罵…
[唔效啦,輸不起。][瓦胜郎垃圾!][去死一死好了!]
一如所料,藍營的訴求加深了雙方的對立。
邪惡的族群分屍劊子手沒有消失,反而多了兩個同路人一起揮舞著鐮刀,
並為其所得的利益竊笑。
 
這樣的[藍綠合作],受害最深的還是全體國民,
雙方的基本教義派卻永遠也是樂此不疲……
 
 
 
這樣的選舉文化,這樣的民粹主義,一回一回殘忍的撕裂這顆蕃薯的血肉。
我們要付出多久的時間?流下多少的眼淚?才能撫平這刀刀見骨的傷口。
我們還有另一顆蕃薯嗎?
———————————————————————–
 
承蒙各位撥空瀏覽,不勝感激。
閱畢此文,冀望各為網友都能冷靜想想。
您是否也承受了這樣的心理壓力?或是您
正給予身邊的人相同的影響?
 
政治可以關心,但不能熱衷。一旦跳進了
某方的基本教義,將再也看不到事物的全
貌與真相~
 
想扣帽子的傢伙也請自便,看是要藍色綠
色橘色甚至紅色都行~反正我已經很習慣
了……(淚)
廣告

昨日重現,我依然討厭選舉… 有 “ 1 則迴響 ”

  1. 我也跟你有同感…每次一到選舉…我就覺得…侯選人個個都很糟…因為對方都會挖出你以前的事…然後加以誇大….怎麼大家都沒感覺…好像本末倒置了…應該是要提出候選人的証見的不是嗎…唉~~所以丫..一到選舉期間…害我都不知道要看什麼電視…也越來越討厭看新聞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