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異想之音

我的異想之音
 
2007/04/15在同事的推薦下前往欣賞十方樂集現代音樂表演。
本晚的主題是[敲東西-台英音樂之夜](東西音樂文化交融之意)
 
兩百人的小型音樂廳,以打擊樂為主的表演,在如此貼近表演者的
聆聽位置之下,隱約感覺到樂音構成的場景….當然都是我自己的
感覺啦,我並沒特別看樂曲簡介~
不知道這些曲子是否像貝多芬第七號一樣沒有特定主題,加上本身
基本上無樂理基礎(小弟從事軟體設計工作),我就按照自己[所見
的影像]鋪陳敘述一番吧。
(樂器的描述,因為不清楚所有樂器名稱所以看看就好)
 
 
Jeroen Speak(1969~)
鼓塔 - 擊樂三重奏
Gu Ta (1998)
以打擊樂為主的三重奏,一開始除了鏗鏘有力之外並沒有帶給我其
餘感受,但就在樂曲進入中間後似乎有那麼點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
道出現。
手打小鼓首先帶來了雨滴點點,緊接著狂風由手擦鼓面之處吹來,
森林裡的居民們則隨著主節奏兩旁伴隨的韻律從容的避難。隨後各
鼓重擊則將狂風暴雨的肆虐充分的展現出來….
終於鼓聲漸歇,雨勢漸息,最後以力度適中的敲擊昭告豪雨之災已
經結束,好似雨林在旱季後重新啟動的生命力~
 
沒有想到,打擊樂也能帶來這樣清新且生命力蓬勃的感受,好一首
春之雷雨(自己幻想的名子….XD)
 
 
Michael Finnissy(1946~)
日出 - 擊樂獨奏
Ru Tchou (台灣首演)
很奇怪的曲子,剛開始的一剎那我就感覺到戰爭的殺氣。 (別問我
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輕鼓聲揭櫫了戰爭的序幕,雙方的謀略攻防
好似交錯又懸異的節奏。而隨著演奏者緊湊綿密的動作,小規模的
衝突不斷好似綿密的行軍步伐。前鋒軍團的戰況在最後的大節奏中
乍然而止,第一次的會戰就這樣結束了嗎?
 
 
潘家琳(1972~)
迴、盪、響 - 擊樂三重奏
Reverberation-Reflection-Resonance(2007)(世界首演)
叮!…..天使隨著三角鐵清脆的響音飄然到來,又悄悄的帶走了徘
徊在原野上,渾然不知自己已成歷史一角的忠魂。
由各方響起不甚協調的節奏,如五里霧又似八卦般的包圍了一方,
左衝右殺仍不得其門而出,是預揭了命運的序曲?
終於揚起!由木琴與鐵琴為主交響而成的旋律,殘酷之中仍略帶點
風格,戰爭也許是帝王將相的浪漫吧。
曲子後段漸漸轉弱而游移不定的音聲,顯示敗走一方的落魄。兩次
遭遇敵襲的交戰後,一切歸於平靜~
隨著燈光的黯淡,三角鐵響聲遠去,留不下一片羽毛,只空餘天要
亡我的悔恨……
 
— 中場休息15分鐘 —
剛經歷過一場"戰爭"的過程,此時異想世界的我已經氣弱如絲,因
此接下來的曲子在"視覺上"比較難有前半場清晰的觀點….也就是
說好像唬爛不太出東西了….囧
 
王思雅
三部影聲 - 擊樂獨奏與互動影像
3 images sonores(2007)(世界首演)
此曲在懸空半透明的鼓面上結合了光影的表演,第一階段以打擊旋
律與手勢光影搭配,頗有餛飩未開,真實若隱若現之意。
接續第二階段,光影的表現以藍色為主,並結合了背景圖樣,有些
類似電影[駭客任務]般的表現,好似人們在科技世代中追求真實的
迷思具像化的表現。
最末的影像又回到類似混沌的意象,多了紅藍等多色光源的主題。
在朦朧當中雖是顯眼,但此時我心中卻浮現一句話: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我們所得的,是我們所求的真實嗎?
 
Jeroen Speak(1969~)
時間構體 - 擊樂與鋼琴二重奏
The Architecture of Time(2007)(世界首演)
……整首曲子我只注意著鋼琴演奏的手勢部分,所以其實沒有專
心聽旋律的部分@.@
寫不出東西來啊-_-"
 
楊聰賢(1952~)
佚名之島 - 笛、二胡、琵琶與擊樂
To An Island Without A Name(1996)
此曲是當天唯一有指揮演出的曲子。根據指揮者表示:這是一曲紀
錄台灣歷史的旋律,是希望能對台灣的歷史做出一點貢獻。
整首曲子乍聽之下頗為混亂的節奏,但在笛聲的引導中悠然透露出
一種平靜,恰可以作為台灣在近百年混亂的歷史演變中仍不斷前進
的註腳~
 
 
上述各曲曲名,乃於結尾後得於演出曲目。小弟或許平庸,不得意
會作曲家內心世界~然其活動名曰[音樂新觀點],亦不算辱沒其
名,甚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