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王之爭的法律與道德層面分析

轉貼facebook朋友的分析,僅做部分錯字更正(錯字保留為刪除線)與排版:

早就想寫一篇關於馬王案的,趁放假有空趕快寫一寫。

本案是因柯建銘涉及全民電通背信案,該案一二審皆判柯有罪,直到更一審因法官見解不同改判無罪,此時檢察官上訴是很平常的,但檢察官卻沒有,讓一個一二審都判有罪的被告,突然消滅了法律責任。這是突然出現了重大事證證明了柯的無辜,以至於檢察官願意放棄上訴?還是另有上不了檯面的隱情?

這個答案經由特偵組的監聽記錄,得到了明白的答案:王金平幫柯建銘關說!

這看起來事一件嚴重的司法事件,為什麼突然成了爭議問題?

因為此事件剛剛好掉入了一個無法可罰的法律漏洞裡面。

王金平雖然被錄到關說,但無法證實他收賄,而沒有收錢的關說,唯一相關的法律只有立法委員行為法第十七條:「立法委員不得受託對進行中之司法案件進行遊說。」而該法並沒有明定罰則,僅由立院紀律委員會調查、院會決議懲處。

因此在這種狀況下,司法審判根本不適用,但一個政治人物除了應該承擔法律責任以外,政治責任也是該負的。因此馬英九以總統兼國民黨主席的身分要求王金平下台,完全合情合理,而在王沒有一時間宣布辭職的狀況下,國民黨考紀會撤銷其黨籍的處分,以劃清該黨與不法份子的界線,也是該黨可以行使的權力。

綠軍對此行為大致有以下幾種批判:

  1. 馬英九以總統之尊開除王院長,就是行政干預立法,是違憲的
    • 這完全是欲加之罪
      • 首先我國實行五權憲法,最高行政長官是行政院長而非總統(註一),總統並不代表行政權,自然不會有行政權干預立法權之嫌。
      • 其次,馬英九身兼國民黨主席,以黨主席的身分要求其黨員負擔政治責任,或者要求黨內紀律機構(考紀會)逞處違法失職的黨員,也屬其分內應為之事。
      • 其三,我國總統職權本來就應該在各院有爭執時出面協調(註2),本事件是立法院長藉由關說,干涉行政院的檢查權,涉及院與院之間的矛盾,本來就是總統該處理的事情。
  2. 監聽本身就違法,用違法監聽處分王金平,違反毒樹毒果原則
    • 這也是欲加之罪
      • 首先監聽柯建銘完全合法,2010年特偵組偵辦高等法院司法官集體收賄案,搜索法官陳榮和住處,查獲90萬元現款,因來源不詳,特偵組另行簽分100年度特他字第61號繼續偵查,在偵查過程中特偵組懷疑柯建銘介入關說假釋案,指控其帳戶內有不明來源款項,經法院核發「102年聲監527 號」監聽許可開始監聽。既然是合法的監聽自然不會有毒樹毒果的問題。
      • 其次,毒樹毒果理論適用於刑事案件,而王金平的狀況是違反無罰則的立法委員行為法,不是刑事案件,自然不能套用毒樹毒果理論。
  3. 不可用監聽柯建銘的錄音指控王金平
    • 此說主要是認為監聽對象是柯建銘時,怎麼可用監聽柯建銘的錄音去指控王金平,而且以依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十七條(註三),與監察目的無關事項,應該要被銷燬,怎麼可以流出?
    • 這要釐清幾點:
      1. 監聽柯建銘,難道只有柯建銘自言自語嗎?一定有柯建銘與另一人的對話。而此案在監聽柯建銘時錄到他與王金平的對話,兩個人說的話自然都是合理的監聽範圍。
      2. 監聽的目的雖然在於偵查「法官集體收賄案」,但監聽的過程中,被監聽人會透漏什麼資訊,並非檢調機關可以控制,若嫌疑人自己透露出案外案(關說全民電通案),檢調機構就得視而不見?還是應該另案處理?通訊保障與監察法內並未明文規定,但按該法第十條對於敵國間諜的監聽若發現有本國人違反本國法律的部份,應該要另案偵查(註4),可見在立法精神上是不主張裝聾作啞的。況且第十七條中也規定,銷燬與監聽目的無關的資料時應「報請檢察官請法官許可後實施」,可見是否銷燬應該由檢察官、法官認定,具有一定的裁量空間,因此特偵組的作法,是沒有問題的。
      3. 就算這監聽是違法的,也無損王進行司法關說的事實,王的司法關說並非刑事案件,證據的採用上不受刑法限制,國民黨要王負政治責任,是該黨的權限。
  4. 對王金平未審先判,違反無罪推定原則
    • 再次強調,王金平關說違反立法委員行為法,不是刑事案件,按照該法的罰則,王甚至不會被送到法院審理。因此根本不會有刑事審判,硬要拿刑事上的無罪推定原則來套,根本是張冠李戴。再者,王金平被撤銷黨籍,是該黨內的處分,跟法院無關,該黨要維護清譽,以高於法律的標準處理,是該黨的自由。
  5. 國民黨開除了立法院長,是黨國不分,以黨治國,是違憲的
    • 這又是個子虛烏有的指控,我國選舉採單一選區兩票制,且有明確的罷免制度。用選票選出來的地方立委,可以用選票罷免,那麼用政黨票選出來的不分區立委要如何罷免?1993年的大法官釋字三三一號解釋「既係由所屬政黨依其得票比例分配名額而當選,如喪失其所由選出之政黨黨員資格時,即失其當選之基礎,自應喪失其中央民意代表之資格,方符憲法增設此一制度之本旨」,明確指出政黨有權力開革不適任的不分區立委,之前也有台聯開除林世嘉黨籍造成他喪失不分區立委資格的前例,為何套在王金平身上就不適用?
  6. 關說沒什麼,到處都有,立法院長不必下台
    • 此案涉及司法關說,不是一般的關說,此關說事件讓一個兩次被判有罪的人,在無重大新事證的前提下,一夕之間免除了所有法律責任。如果你支持司法關說,那你最好祈禱這輩子都不會和有權有勢的人打官司。
  7. 不該趁王金平出國價嫁女兒的時候揭發
    • 這年頭抓賊還要看時辰的嗎?別中二了。
  8. 這是政治鬥爭,總統帶頭鬥爭就是在亂來
    • 政治人物不鬥爭,就跟黑道不打架、小朋友不吵鬧一樣,別傻了。

由此可見,馬王案,王金平是站不住腳的,司法關說就是嚴重的問題,該負政治責任就該下台,賴著不走即是無恥,挺王是毫無道理的。如今王藉由我國缺乏政黨法的漏洞,硬用民事案件去解決政治事件,是知法玩法的行為,更顯示其毫無廉恥的本質,本人在此予以唾棄,並呼籲他自動下台。
至於因反馬而挺王的人,我勸你們思考一下,在反馬的同時,是不是也在挺司法關說?若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樣的作法不是把自己也搞的跟政客一樣毫無品格了嗎?

 

註1:憲法第53條明定「行政院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

註2:憲法第43條明定:「總統對於院與院間之爭執,除本憲法有規定者外,得召集有關各院院長會商解決之」。

註3: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十七條第二款:通訊監察所得資料全部與監察目的無關者,執行機關應即報請檢察官、依職權核發通訊監察書之法官或綜理國家情報工作機關首長許可後銷燬之。

註4: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十條:依第七條規定(蒐集外國勢力或境外敵對勢力情報)執行通訊監察所得資料,僅作為國家安全預警情報之用。但發現有第五條(有犯罪嫌)所定情事者,應將所得資料移送司法警察機關、司法機關或軍事審判機關依法處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