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理性、獨立思考、公民意識

因為做了些討厭的夢,讓我想寫些東西抒發一下。

先從民族英雄岳飛開始說起,岳飛著名的《滿江紅》一詞有這麼一句:『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豪情壯志到餓了吃敵人的肉,把酒言歡時渴了喝敵人的血…這裡不論岳飛是否真的做過這樣的事或只是寫些看來勇猛豪邁的詞句浪漫一下,軍人殺敵是其天職,但有這樣的想法,那就是某種程度的心態扭曲了。

納粹德國元首希特勒討厭猶太人眾所周知,希特勒下令興建的集中營,在二戰期間共殺了600萬以上猶太人。他們怎麼殺的?

  1. 人員集中,剝奪所有財物。
  2. 挑出技術專精人員(例如會機械、汽車修理,或醫師之類),另有他用。
  3. 剩下的所有男女老幼以預防頭蝨的名義剃光頭髮(剃下的頭髮加工後做成軍服)。
  4. 以集體沖澡的名義剝光所有衣物趕入大澡堂,門一關,蓮蓬頭灑下來的是毒氣,把所有人毒死。
  5. 死者身上的金屬成分(假牙或骨折修補的鋼釘之類)取出,金屬是重要的戰爭物資。
  6. 死者皮膚上的花紋或刺青,有藝術價值的剝下來做成手套或燈罩(註1)。
  7. 死者身上的脂肪(女人的乳房、男人的啤酒肚之類)也不浪費,取出做成蠟燭或肥皂。
  8. 剩下的屍體統一燃燒用以發電、燒熱水等。
  9. 燒完的骨灰一樣有用,加工做成肥料用在田裡,糧食也是重要的戰爭物資呢。

看到這有沒有很驚訝!德國人真不愧紀律和效率的民族,連殺人都殺的這麼有規模有效率、這麼的流水線作業、這麼的不浪費資源。

離我們近一點的例子,南京大屠殺

  1. 殺人,殺人,殺人,男的通通殺掉。
  2. 女的輪姦後殺掉。
  3. 小孩子隨便砍,嬰兒丟到空中像水果忍者這樣劈著玩。
  4. 當全家人面強逼父親姦淫女兒,兒子姦淫母親,看著取樂後殺掉。
  5. 殺人比賽,看誰砍的中國人的人頭多。

還有日軍駐紮在東北哈爾濱祕密的731部隊抓中國人做的實驗:

  1. 測試人體忍痛程度,一刀一刀砍到人何時死亡(凌遲?)。
  2. 測試人體失血程度,砍了幾刀放人流血致死。
  3. 測試人體創口對生命威脅程度,流幾個傷口觀察人怎麼受到細菌感染死亡。
  4. 測試人體對水的耐受力,強灌多少水人才會死亡。
  5. 測試人體高溫承受能力,高溫燙傷到什麼程度人才會死亡。
  6. 測試人體低溫承受能力,低溫到什麼程度人才會失溫致死。
  7. 測試細菌武器威力,對戰俘或普通農村散佈霍亂、傷寒、鼠疫等細菌。

更近的還有大陸淪陷後的各種政治批鬥文化大革命

  1. 平日對地方頗有貢獻的仕紳富農,被抓起來遭集體批鬥,村民恨到真的殺人分食屍體,受害者痛的苦苦哀求等我死了你們再吃行不行。
  2. 文革批鬥老師,特別是英文老師。英文是什麼?帝國主義的語言!學英文的是要給美軍做帶路黨,是打算叛國。
    初中(國中)的孩子,可以拿開水把老師活活燙死,或用皮帶頭扣把人活活打死。
  3. 宋彬彬(註2),女。因毛澤東接見時一句話改名宋要武(毛說文革要武鬥,不要文質彬彬)。小女孩在文革親手打死至少7個人。
  4. 景岡山戰鬥隊、寶塔山戰鬥隊…文革中更多素不相識的人因立場不同彼此武鬥,甚至搶了解放軍軍火互相廝殺。

希特勒有多痛恨猶太人?裕仁(二戰期間日本天皇)或東條英機有多痛恨中國人?毛澤東有多痛恨應該是自己國民的人?然而真正下殺手進行這些慘無人道的反人類暴行的不是他們本人(我沒有替這些人推卸責任的意思),而是底下的一般軍人、普通的學生、老實巴交的村民農夫。他們和這些被害者素不相識、往日無冤、近日無仇…

是什麼樣的宣傳、抑或集體主義,可以令這些普通人恨令智昏,仇恨對方到可以痛下這樣殘忍的手段殺人?

 

再回到現代,我們生活中的周遭,才最近的事情。有些人對不同立場的政治人物有著莫名仇恨,最好的例子就是萬事都要負責以及從1998年甫參選就被罵賣台的馬英九,我們就拿馬英九來說說吧。

民間那些人詛咒他該怎麼慘死的話我就懶的說了,馬媽媽過世時這些人怎麼痛罵?
『生了這種兒子是罪孽』『死了活該』『怎不把你兒子一起帶走』…甚至到喪禮上去鬧場的,乃至於發生了某些不好或不幸的事,這些人第一時間不是關心事件本身、傷亡人員、真相如何,而是集體獵巫式興奮的找出可能好幾年甚至十年前的新聞來證實並嘲笑:『看吧,馬英九的死亡之握果然又發威了…』,或是充滿著莫名仇恨的就開卡車去撞人,然後倒楣到憲兵?

這很好笑很好玩有創意?這一點也不好笑!不好玩!低級當有趣!
你和這些政治人物或他的家人真的認識嗎?不都是素昧平生只不過透過新聞媒體或政黨宣傳認識到片面或刻意被製造出來的印象。這些就足夠讓你不顧傳統禮教的慎終追遠、死者為大,不顧現代科學教育的實事求是、法治素養,而去仇恨並惡毒的言語攻擊生者或死者?

 

再舉幾個例子:樂生療養院、士林王家、苗栗大埔農地、反服貿、反核四…事件本身的是非且先放下,這些事件被報導被宣傳的資訊有多少是片面化的、甚至是被刻意偽造的,大家又知道多少?你接收著這些片面、錯誤的資訊因而仇恨著多少人?這些事件的結果或後續發展你還關心嗎?有沒有去發現最後結果和當初的片面宣傳也許根本不一樣?

 

另一個比較生活化的例子,某網友騎黃牌機車,按法規定停在汽車停車格。正要取車離開,某CRV車主開車找停車位經過,故事就這樣展開:

CRV:你機車怎麼停汽車停車格,有點公德心好嗎?
黃牌:我這台是黃牌重機,按政府規定要停汽車停車格。我去停機車格還會被罰錢的,你去查完相關規定再來跟我吵。
CRV:這浪費空間,不合理的規定你還遵守?
黃牌:法律沒改之前就是要遵守,守法是基本法治精神。(PS:這裡的背景是已經實行民主憲政的中華民國自由區)
CRV:不合理的規定你還遵守,你們這些不懂反抗的順民只會傻傻地被政府操弄,憨呆丸狼死好(閩南語發音,意為蠢臺灣人真該死)。
黃牌:(反擊)前面路邊紅線區空的很,不能停車根本不合哩,你應該去那裏停喔~希望你不會也變成順民。我突然想多停一會去菜市場逛逛,bye~
CRV:……

《順民》,這是一種多麼具政治攻擊性的詞彙。一個人如此輕易的用這種詞彙攻擊另一個毫不認識不曾謀面的另一人…

什麼樣的政治宣傳可以在人民心中種下這樣的仇恨?

 

可能因為我是學理工的,沒有這麼浪漫(但我很會照顧女生的,只要成為女朋友的話…)。我向來習慣找尋資料來佐證(或批判)媒體主流聲音,更是嘲笑那種『在高牆與雞蛋間,堅定地站在雞蛋方,即使高牆再怎麼正確(註3)』的貌似勇敢浪漫的情懷。只去站在貌似弱勢一方卻不管這貌似弱勢一方到底合理與否,這是十分魯莽可笑的。

我對一切流於激情、感性訴求的話題或運動,總是先抱持懷疑的態度。沒有什麼事不能理性好好講清楚,當一件事情需要用到激情、感性、甚至謊言懶人包來說服他人時一定有鬼!要麼正當性不足要麼另有目的。

所謂獨立思考,並不是單純站在看似強大的另一面、不是看了些片面資訊或懶人包就站出來「反對強權」、不是只要站在反政府那方就很潮、不是一定要和身旁的同學朋友立場一致。而是針對一件事,去看過雙方、乃至多方的資料,可能包含長串的歷史資料、枯燥的法律條文、艱澀難懂的科學文獻,然後多番思考後才決定自己在這件事的立場,並且尊重與你立場不同人士的名譽、生命財產,不會任意去造謠攻擊、改圖譏笑、編造莫須有罪名去指責他們。

這才是法治社會下最基本的公民意識、公民素養。

 

註1:ILSE KOCH,納粹女軍官,1967年自殺身亡。
註2:宋彬彬還活著,文革結束後80年代就赴美攻讀博士,後歸依美國籍。
註3:高牆正確不是指強權宣傳上的偉大光榮正確,而是指在一件事情中法理或科學上正確的一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